青岛大学国学研究院
 网站首页  本院概况  研究队伍  教学管理  学术研究  社会服务  学生活动  招生招聘  人才培养  校友工作  青大首页 
文章内容页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学生活动>>正文
华严寺游记
2017-01-01 16:21 国学院师生  审核人:

2016-12-23 国学院师生 

 

 

谁也不会想到,竟在短暂的华严寺游历期间,发生了这么多事……

 

谁也不会想到,我们的关系,竟因此改变了这么多……

 

我本以为,一切只是稀疏平常。

 

我本以为,什么都不会改变。

 

1.读书会 

虽然还只是初冬,但是不适应北方肃杀的寒的南方人的我手脚冻的通红,哆哆嗦嗦走到了校门口,见到了其余的4个小伙伴。街道边上光秃秃的树木像极了暮年的老人,孤零零地耸立着,枝头只剩下些残败的枯叶,还要赖活着不愿离去。孤独,是冬季的主题。 

一切与孤独背道而驰,都将被肃杀的森寒割碎。

 “老师在哪里?”我对着其中唯一一个男生说道。

 “老师快到了吧。”他说。他穿了一件绿色的衣服,双手插到了棕黄色的裤子口袋里。我看向他时,他对我微微一笑。他叫崔志广,他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,便是他小麦色的肤色,我想,他一定很热爱运动吧。 

我把目光转向了剩余的三个女生,她们正在不远处路边老奶奶摆的小摊上买着什么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们买了地瓜干和香蕉片。 

等了不久,赵老师就来了。赵老师开了一辆白色的车,我们把行李放到了老师的后备箱里,就挤上了车。志广坐在前面,我同三个女生坐在后面。 

谁也不知道,未来将会发生什么,我们只能紧张又激动地期待着…… 

或许是因为路途实在太过漫长,还是因为太久没有坐车,我感觉我的脑袋有些昏沉,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夜竟来的这么快,窗外黑乎乎的一片,唯有孤独的车灯照在惨白的公路上,两边是森森的树木。四个人挤在后座,势必要有一个人坐的稍微靠前些,不能靠到后背,但是那个人不是坐在后座四个人里唯一一个男生的我,而是——张梦琪。 

我坐在车子后座的最靠左侧,而张梦琪坐在靠右第二个。我想她一定很累,但是她还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,什么都没说。我也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心理而安然地坐着。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,她令我想起了一个词,大家闺秀。而她做的任何事无不在不断加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。她长得很清秀,或许比这更重要的,就是她的温柔与大方。她所做的一切,像干涸已久小溪乎的流过一阵清流,像冬日里不知疲倦懈怠的初阳,将暖洋洋的光芒普照世间,照入我的心底。冬日的寒,无法接近她,狂乱的风,无法吹乱她的美丽。 

又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,车终于停了下来。下了车,旅店的老板早已经在停车位旁边等着我们了,我下车正好撞上他满带微笑的脸,他说了句你好,我也礼貌的回应了声你好。他又对所有人礼貌地问候了一遍。我活动了下手脚关节,深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,似乎让我的脑子清醒了些。旅店靠近海边,车子停下来的地方,一眼便能望到漆黑的大海。另一边,就是一排排的房舍。从海上刮来的冰冷的风,让我一阵哆嗦。 

我们把行李都拿了下来,老板似乎和老师本就相识,带着老师和我们七拐八绕,从一排排乡间的小房子中走过。天很黑,我们几乎看不清脚下的路,于是我们都打开了各自手机的手电筒。

突然从我的脚下窜过一团白花花的东西,我低头一看,是一只雪白雪白的大狗,它好像非常兴奋,不断摇着他似花般的尾巴,来回从我们几人之间穿梭着。似乎把旅店老板的热情都洋溢了出来,要融化这整个寒冷的夜。 

终于来到一个房舍门口,暗红色的漆木门在夜里显得那么严肃。 

我们走了进去,里面竟然比我想象的还要整洁些,白色的厅堂,明亮的餐厅,餐厅两边的房间便是供我们休息的卧室。我们都累了,迫不及待地把书包放到房间里,一进房间,才发现原来睡的是炕。 

 

和大家往房间把行李放好,就来到餐厅里,细心的老板已经准备好了一壶热乎乎的茶放在餐厅的桌子上,而自己去准备我们的晚餐。 

小伙伴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,并且女生把下午买的地瓜干和香蕉片拿了出来给大家一起吃。配着有些烫口的茶水,饥肠辘辘的我吃着觉得很不错。窗外寒风呼啸,而屋子里我们其乐融融,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太阳,而温暖,就是用自己的太阳,照亮别人。冬日的孤独,在这个时刻缓缓消融,巨石无法抵挡水滴,而孤独的坚冰无法抵挡小伙伴们一个友好的眼神。 

在欢声笑语里,老板终于把菜上齐了,女生们各自对着各式菜品拍了张“全家福”,我们就开始大快朵颐。我们两个男生和老师拿了三瓶啤酒,为情谊干杯,为欢乐干杯。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的眼前变得朦胧迷离,隐隐有歌声传来,快乐如斯。 

“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赵老师,崔志广,将进酒,杯莫停。”

酒饱饭足,略作休憩,我们就开始论语读书会。我和赵老师脱了鞋,上了炕上,而后坐在我们之间的,是郑一帆。 

 

郑一帆脱了鞋,就像一只小蚯蚓一样挪上了床,然后很乖巧地盘膝坐在床上。郑一帆剪着圆圆的西瓜头?学生头?不知道,她每次会很认真地讲出一些天真的话,或者一边绘声绘色地讲一个笑话一边表现出各种表情动作,然后自己一边哈哈大笑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而坐在下面的是张梦琪,志广,还有最后一个还未介绍的女生:逄慧毓。 

逄慧毓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,但是她总能说出些很正道的话来。她的知识非常丰富,懂得许多方面。 

读书会在老师一番煽情的调动之下就蠢蠢欲动地展开了,期间我们都互相认真听每个人的说辞,认真地表达出自己的看法来,每个人都热情地参与其中,都收获颇丰,而隐隐的我竟感觉我们如同一个整体一般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特的视野与个性,而我们,就是一个完美的整体。 

就是完美吧。老子曰:“大成若缺,大直若曲,大巧若拙,大辩若讷。”而我们,就像一个完美的整体,不可分割。 

读书会在短暂的几个小时里,那么不尽人意地结束了。大家的热情却还“余音袅袅不绝如缕”。却由于天色已晚,不得不各自回房休息。我看了看表,那时已经11点了,而我们明天还要去那罗延山看日出, 不得不早早睡下。 

硬邦邦的床般令我很不舒服。我是认床的,但是不知为什么,那晚我睡的很惬意。是因为今天一天太累了吗?

郑一帆脱了鞋,就像一只小蚯蚓一样挪上了床,然后很乖巧地盘膝坐在床上。郑一帆剪着圆圆的西瓜头?学生头?不知道,她每次会很认真地讲出一些天真的话,或者一边绘声绘色地讲一个笑话一边表现出各种表情动作,然后自己一边哈哈大笑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而坐在下面的是张梦琪,志广,还有最后一个还未介绍的女生:逄慧毓。 

逄慧毓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,但是她总能说出些很正道的话来。她的知识非常丰富,懂得许多方面。 

读书会在老师一番煽情的调动之下就蠢蠢欲动地展开了,期间我们都互相认真听每个人的说辞,认真地表达出自己的看法来,每个人都热情地参与其中,都收获颇丰,而隐隐的我竟感觉我们如同一个整体一般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独特的视野与个性,而我们,就是一个完美的整体。 

就是完美吧。老子曰:“大成若缺,大直若曲,大巧若拙,大辩若讷。”而我们,就像一个完美的整体,不可分割。 

读书会在短暂的几个小时里,那么不尽人意地结束了。大家的热情却还“余音袅袅不绝如缕”。却由于天色已晚,不得不各自回房休息。我看了看表,那时已经11点了,而我们明天还要去那罗延山看日出, 不得不早早睡下。 

硬邦邦的床般令我很不舒服。我是认床的,但是不知为什么,那晚我睡的很惬意。是因为今天一天太累了吗?

2.去那罗延山看日出

被一阵吵闹的铃声吵醒,我睁开朦胧的眼看了看手表,5点整。该起床了,赵老师和崔志广也醒了。我还是赖在床上死睡了一会,才起床。出了房间,外面大厅好冷。我打了个哆嗦,晚上睡觉把我的头发睡的很乱。 

大厅就开了一盏灯,显得有些昏暗。 

郑一帆已经拿着牙刷在洗脸池边刷牙了,我们三个男生都没有带牙刷。那一刻,我觉得郑一帆是一个很细心的人。三个女生洗脸,也不知道怎么洗的,在我看来2秒钟的事,女生就是要很认真很认真地洗好久。

     终于女生们洗漱完,我们一行出了门,去往那罗延山的路上。旅馆离那罗延山还有好一段距离,刚出门,一整冷风就扑面而来,我整个人都缩在了一起。 

我们一行人出了村,走在大马路上,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的走。夜是那么暗,像早已结束的剧场落了巨大的帷幕,遮住了昨天舞台上光鲜艳丽的一切。冰冷的空气让我难以呼吸,像是整个夜都被灌注了沉重的黑水。我的耳朵已经被冻的没有知觉,每个人的脸都被冻的通红。 

漫漫长夜蒙住了你的眼,蒙住了前方的路,无法看清一切,只是一味地往前走。一味地……

 “看!天上好多星星!”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我抬头看了一眼,天上的繁星却又那么亮,那么近,仿若近在眼前,可徒手摘星辰,送给最亲切可爱的伙伴。 

我们只是一直往前走,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多久,没有人开灯,似不忍惊扰无尽夜的沉眠。 

终于到了山脚,是一片巨大的广场,广场中央一座巨大的菩萨雕像就那么安详屹立着。在经过她身边时,我抬头看向她,但是天好黑,我看不清她的仪容。 

天角泛起一丝微弱的白,就像浓墨熏染的宣纸上,和了些许的水。我们经过广场,上了山。洁白的石阶蜿蜒而上,旁边是稀零的树,灰蒙蒙的山间似国画般跃然眼前。 

逐渐嗅得清晨的气息,天空被巨大的山体遮盖住了一半,远方海天相接处有了染了一丝象征生命的微红,而上是模糊不清的白,被无尽的黑暗围拢着,黑色的海水,夜空,山体混杂在一起,不可分割。 

我已经累的气喘吁吁,脚步有些虚浮,石阶无尽,似不知有多长的巨龙,盘绕而上。周围还是那么冷,却不似黑夜里那死一般的冷,而是一悸有了生命的寒,像冰山逐渐融化成水。像死水缓缓流动成河。 

“马上就要到山上那罗延洞了,那里是最适合看日出的地方。”赵老师的声音从不远的前方传来,给逐渐麻痹的我重新燃起了希望,我活动了下冻的麻木的肩膀,定了心神,继续坚持一阶一阶往上爬。 

到灰白驱逐走大片的黑暗,重新占领整个天空。我们终于到了那罗延洞口。站在那罗延洞口,却并非正好的观看日出的地方,于是我们决定不再顺着石阶走,往旁边走,而志广则继续向山顶爬去。石阶旁边是一块块圆形的大石堆砌,我们踩着石头小心翼翼地一块一块往上爬。女生们手拉着手,有的岩石间距实在过大,男生可以跃过去,而女生就没办法过去,于是赵老师跳过去,拉着女生的手臂,将女生带过去。凌乱的大石,或许可以阻挡住某个人的脚步,但是一定无法阻挡我们的脚步。

找到一块合理的足够高的岩石,我们就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。天角已经染上了一片赤红,新的剧场,即将拉开帷幕。天空逐渐泛起了白光,似婚礼的殿堂,响起悠扬的交响曲。海天相接处,越来越红,希望的红,仿佛听到,新生逐渐有力的心跳。直到太阳露出小小的一角,第一缕阳光划破天际,似破开沉重的帷幕,新的剧本即将上演,似轻扬的曲子,突然响起了隆重的鼓点般的声音,似新生的第一声回荡心头的啼哭。铺天盖地的鲜红,染了万物的颜色,没有谁不为之震撼,没有谁不为之心动。似乎眼中只剩下了那一抹刺目的红,而后逐渐由残缺变得完整,阳光普照大地,一切又恢复了它本该有的色泽。万物从沉睡中苏醒,众星拱月般迎接初阳徐徐而升。 

短暂的失神以后,我们都从那隆重的震撼中挣脱开来,一切都被洒上了金黄的颜色,是初阳赐予万物的恩泽。染在金光中的树木,欢快呼吸着一切,巨大的岩石,也显得圆润了许多,似得到了最大的满足。此刻,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呢? 

志广因为没有和我们一起,可能是登上了山顶,于是我们一起呼喊崔志广的名字。 

“三,二,一,崔——志——广——”似山里农夫间互相友好的问候,似母亲在呼唤自己的孩子。 

“三,二,一,崔——志——广——”洪亮的声音回荡在群山间,一切的树木,一切的岩石,一切的一切,整个世界,都听见我们的呼喊,一切的一切,都记住了这一刻,世界记住了我们的声音,太阳,记住了我们的声音。 

“哎——”山顶,崔志广的呼应也顺着一棵接着一棵的树木,替他传到我们耳边来。 

新的一天,新的一切,有些什么,在默默改变着,有些什么,永恒不变。 

大家都喊累了,我们就顺着一块一块的大石头下去,小伙伴们,女生们,沐浴在金光灿烂中,若出水芙蓉,若无暇天使。赵老师,如伟岸的山,若宽阔无边的汪洋,而我们,似一只手的五指,相连不分开,互相合作,互相帮助。 

“你相信命运吗?”

“我信。因为我看到初阳里,它纠缠在一起,便不再分开。”

 

3.那罗延洞发生的那些事 

我们从一块块岩石下爬下来,老师和同学们互帮互助,终于回到了那罗延洞口,我和志广爬上了那罗延洞,那罗延洞内的岩石壁崎岖不平,由水平逐渐弯曲上升,到一定的高度,又变得平缓,导致在离地面垂直距离将近五六米的地方,形成了一个小平台,而站在小平台上,可以望见上方的洞天。我和崔志广就打算爬上那个小平台,越接近那个半空中的小平台,岩壁就越是陡峭,幸运的是,在接近小平台一步之遥的地方,有一个足够大的凹陷,足够让人的两只脚站在凹陷处,但是不幸的是,接近小平台,岩壁的陡峭程度就接近与地面垂直。所以最后这一步之遥,却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株稻草。 

 

我们尝试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,最后崔志广打算托着我的脚,帮我先爬上去,于是我一只脚抬起蹬着岩石,一只脚站在岩壁的凹陷处,崔志广托着我抬高的那只脚,于是我借助着岩壁的摩擦力和崔志广的支持力,蹬上了小平台,然后我匍匐在小平台上,将手从小平台上放下来,崔志广拉着我的手,他一边蹬着岩壁,我一边用力把他拽了上来。

 两个人都上了小平台,我们都显得有些气喘吁吁。我望向顶部的洞天,一片阳光洋洋洒洒地从洞口落下,我伸出了手,将它紧紧抓在手中。我知道我一定抓住了什么,因为那是友谊的光芒。 

女生们和老师也爬上了这个渐陡的斜坡,直到再也无法向上为止。于是我们拍了张合照,美好的一切,就再也无法被时间淡忘。时间能分化巨大的岩石,能爬上你的发梢,染上几丝白,能侵蚀你的容颜,但是,却无法使我们遗忘,遗忘这曾经有过的一切。因为那罗延洞记得,树木记得,那罗延山记得,初阳,也记得。


4.最后,华严寺

 我们一起下了山,下山没有山上那么沉闷那么累,一起沿途拍了许许多多的照片,微风吹过树林,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,似是在欢送我们,又好似在挽留我们的离去。 

下了山,便去了来到坐落在山脚的华严寺,顺着一段曲折的小路,路边栽种满了墨竹,曲折蜿蜒,进入了华严寺的大门。 

一入华严寺,一股香火的淡香扑鼻而来,仿佛汇聚了众多前来虔诚求佛人未了的心愿,萦绕着整个寺院。寺院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般,褪了俗世的喧嚣与轻浮,抹了悲痛与怨恨,一切在这里,只有安宁,只有清静。我的心,好似也在这种氛围里,洗去一丝烦躁,似母亲温柔的臂弯,曾经为你抵御一切的臂弯,轻轻捧你入怀,安详地轻声哼唱,摇你入睡。 

我们怀着敬畏的心参观了各个殿,见识了每个佛像的仪容,在释迦牟尼像前,赵老师虔诚地跪下,双手合十,轻轻扣头,尔后双手手心翻上,朝着佛像,起身,再提起一只手,另一只手随后合上另一只手手心,两手手心轻轻向前一点。连续扣了三个头,再起身。恍惚间,老师也像成了佛,从他的眼神中,仿佛看见了佛性。

我们一个个也学着赵老师的样子,对着释迦牟尼的雕像匐拜下去,尔后扣了三个头,谁也不知道谁虔诚地许了什么愿望,只是有一道我们共同的缥缈的香,逐渐融合入这寺院的香火里,那是我们一致的愿:团结,友爱。 

出了华严寺,每个人的心里或许都多了一道宁静,多了一道安详,那是寄予伙伴最美好的期望,那是对他人无声的爱。 

又来到这个巨大的广场上,而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同,昨日与今日的我,衡越着一份无法忘怀的无名的爱。又见到那巨大的菩萨雕像,而我终于得见她倾国倾城之颜,和普度众生之善。

我们一路走回旅馆,黑夜里无法看清的前方,今日也明晰在我眼前,被阳光照耀的光明之路,我们就那么一点一滴地走过。 

终于又来到村子前,还未入村,那白色绒毛的狗便摇晃着他雪白的如花的尾巴欢迎我们的归来,它还是那么热情四溢,领着我们来到旅馆前,旅店鲜红的漆木门,似那初阳的鲜红,没有了昨夜的严肃之感,却那么有生命和活力。 

入了厅堂,旅店老板早已准备好早餐,把早餐端了上来,我们都饥肠辘辘,虽然早餐只有小米粥,油条,鸡蛋,馒头,却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食物。 

一切都恍然如梦,却又那么刻骨铭心,小伙伴们的一个个微笑,一句句友善的话语,还洋溢在我脑海里,似有了生命,不停息。 

有人说,人生似一场旅行,人们不断地从你身边经过。有人说,天下没有不少散的宴席。有人说,人生聚少离多。 

我说,人生是一场记忆,记住了的,就不会失去。

 

小编:小海

关闭窗口

 

青大首页 文学院

版权所有:高校学院网站